预约热线:
0371-86172577 0371-63962677
媒体报道袁希福中医抗癌事迹
视频案例
中医治疗癌症袁氏医方继承人袁希福
【抗癌故事】
当前位置 : 主页 > 抗癌故事 >

古稀老人鹣鲽情深抗癌之战大获全胜(肾癌)

作者 : admin   来源 : 未知  发布于 : 2018-09-20 15:27  关注度 :

  4月11日,郑州的天气有些阴霾,刮起了风。下午四点多,大风卷起灰尘,天空变得灰蒙蒙,路上的行人都匆忙的赶路。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的大厅里,却充满着一片温馨和希望。
  
  今天的主角是一位风尘仆仆赶来的老人,他来自河北,姓田。田老师是一位退休多年的老中医,原先在县卫生站工作,对中医有着一定了解。这次来,是为他的老伴儿来拿药。此时还有一些患者和家属没走,田老师就给大家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田老师的老伴儿叫陈文旭(化名),今年72岁。2006年9月,陈文旭在河北某医院被确诊为右肾透明细胞癌,随后在邯郸某医院做了“右肾切除”手术,手术后,为更彻底的清除癌细胞,进行了两个疗程的化疗。之后的四个月,陈文旭身体状况一直很正常,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老两口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转眼间八个月过去了,陈文旭渐渐发觉身体开始出现一些不适症状。去医院检查后,发现下腔经脉有9.5cm长,直径3.2cm的癌栓。这个消息一下子把田老师击溃了,他一直瞒着老伴儿,告诉老伴儿只是身体出了点小问题,手术之后就好了。现在发生了转移复发,要怎么在老伴儿面前继续把这个谎圆下去?这病怎么治?下一步该怎么办?田老师六神无主,好几天都没能接受这个现实。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不管多难过,还是要接受,田老师用了几天时间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对以后有了个大致的计划,想好了怎么跟老伴儿说,之后开始辗转于各大医院。一家家,只要听别人说有一点希望,田老师就会带老伴儿过去,本地的医院不行,就去北京!田老师带着老伴儿去过多少家医院,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医生所给出的意见,最终可以归纳为三种:一部分医生认为,到了这个地步,治疗的意义已经不大了,无非是多花钱,多受罪。第二种医院,现在想起来,田老师还是觉得心寒,这些医生先问田老师有钱没,直接明确地告诉田老师,有钱就做手术,大概需要5万,没钱就算了,治也不用治。此外还有一部分医生认为,手术做不做田老师可以自己决定,如果田老师决定要做手术的话,他们可以完成,但不能保证效果。就在茫然失措的时候,又一个噩耗砸了过来。2007年9月,田老师带老伴儿在河北峰矿某医院进行了检查,CT显示发生骨转移。田老师这次彻底崩溃了,作为中医,他非常清楚这预示着什么,手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放疗、化疗又没什么效果,那还有什么选择?此时,陈文旭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全身疼痛难忍,下肢瘫痪,抱病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田老师看着老伴儿每天只能靠服用止痛药勉强抑制住疼痛,既心酸又无奈。
  
  田老师本身就是中医,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到了能不能试试中医?虽然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但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要能想到的,田老师决定都试试!
  
  2007年10月2日,田老师经过多方打探,辗转来到了我院,由袁院长亲自接诊,通过辨证论治,四诊合参,对陈文旭的病情做出了分析,并确定了可行的治疗方案。
  
  田老师家庭条件不太好,自老伴儿患病以来,辗转各医院之间检查、会诊,几乎花费了家里的全部积蓄,田老师拿不出更多的钱,而且在不确定效果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的取太多药,于是第一次,他先取了十二付药。抱着极大的希望,田老师让老伴儿坚持每天服用,但十二天过去了,看起来老伴儿的状况并没有什么起色。这个时候田老师心里犯嘀咕了,虽然当了一辈子的中医,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不禁怀疑,这到底有效吗?心里一方面怀疑,一方面又抱着极大的希望,田老师思想斗争了很久,最终决定,再拿十五付药试试。田老师当时想,中医见效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即使检查结果看不出,病人本身在服药之后也会感觉到有没有好转,这些变化都是很细小的,但是患者本人一定能体会到。令田老师欣喜若狂的是,他的坚持没有白费!在第二次取回十五天的药,服用了三付后,老伴儿突然告诉他,原本一直困扰着她的剧痛,有了明显的减轻!田老师激动了,他深知,对癌细胞骨转移的患者来说,最难以忍受的就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剧痛,仅仅服用了十五付,疼痛就减轻了,那说明是对症了!继续服用!田老师下定决心。一个月过去了,陈文旭原先疼痛难忍,只能靠日夜服用曲马多止痛,现在疼痛明显缓解,白天已经不需要服用曲马多了。田老师喜极而泣,一直瞒着老伴儿,不敢告诉她病情,又担心病情继续恶化,老伴儿会有沉重的心理负担,现在好了,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无论多难,就是借钱也要让老伴儿继续服用中药!服用四十七付之后,陈文旭的全身疼痛现象基本消失,完全停止了服用曲马多;服用五十付后,原本下肢瘫痪,卧病在床的陈文旭可以在丈夫的扶助下做起来,一些简单的动作,例如穿衣服,已可以独自完成……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陈文旭服用了五个月之后,已经可以在田老师的搀扶下下地行走,这是田老师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其实在最初来看中医时,田老师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延长老伴儿的寿命,只要不继续恶化,保住性命,即使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他也甘愿一辈子照顾老伴儿!他的心血没有白费,像做梦一样,服用了十个月的药后,陈文旭已经完全恢复了,走路不需要任何扶助,白天经常出门逛逛,去亲友家串串门,亲友看见了都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的陈文旭,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没事还能走个两三里地,去别的村儿看看戏,大家都很惊诧,完全看不出她是十个月前是瘫痪在床,病入膏肓的患者!面对这一切改变,最高兴的当属田老师,现在老伴儿精神、气色正常,还能给他做饭,一切都恢复到了以前的幸福生活。陈文旭不知道自己是死里逃生,但是田老师知道这样的幸福来之不易。他不敢想象,如果那时没有遇到袁院长,没有坚持用中医治疗,现在会是什么样……
  
  2007年到2012年,五年过去了,陈文旭的情况一直很稳定,田老师每年春季和秋季都会来找袁院长开药,巩固治疗。春天到了,田老师再一次来到医院,袁院长开玩笑,问他每年这样来回跑辛苦不辛苦,他认真地说,只要老伴儿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叫他再跑多少年都愿意!这一席话感动了在座的很多患者和家属。其实每位患者和家属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无论付出多少,只要能健健康康的和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在线咨询 在线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