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热线:
投诉电话:
0371-63962677 0371-63326033
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门头
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医疗团队及医院环境
袁氏医方继承人袁希福三联平衡理论
【抗癌故事】
当前位置 : 主页 > 抗癌故事 >

让青春之花重新绽放

作者 : admin   来源 : 未知  发布于 : 2018-09-20 14:45  关注度 :

  眼前的小姑娘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在同龄人都享受着美好的大学生活时,她面对的却是癌魔的困扰。
  
  5月30日一大早,医院刚一开门,几位早早等在门口的患者就涌了进来,其中有一家三口格外引人注目,女孩儿大概20多岁,留着时尚的短发,戴着一副无框眼睛,皮肤很白,看起来很文静。她的父母面带愁容地不停翻看手中的检查报告,显得有些焦急。女孩儿反而很坦然,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只是不停的安慰着父母不要急。
  
  这位女孩儿名叫赵思涵(化名),今年24岁,不太爱说话,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儿一样,赵思涵很爱美,手腕上的手镯,脖子里的项链搭配的很得体,这些都显示出,赵思涵是经过精心打扮的。不仔细看,会以为她是陪父母来求诊的,但仔细观察会发现,赵思涵白皙的皮肤透露出几分病态,嘴唇几乎没什么血色,淡淡的粉色中透露出苍白。她和父母今天一大早五点多就等候在门口,就是为了能尽快见到袁希福教授,他们是今天的1号。
  
  写病历的医生在看到赵思涵一家后,有些不确定的问赵思涵的母亲,患者是哪位,没等母亲回答,赵思涵就坦然的坐在医生对面说:“我是患者。”父母脸上流露出的悲痛和赵思涵听天由命的神情让在座的医生和其他患者都无不为这个年轻的生命惋惜。
  
  赵思涵说,她今年夏天就要大学毕业了。在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的时候,她每天在父母的陪伴下奔波在全国各地的医院之间。说起她的病,赵思涵有些无奈地苦笑着:“我真的是万念俱灰了。2005年4月,我还在上高一,那段时间一直觉得左颌隐隐作痛,后来还出现了肿大,疼痛也越来越明显。持续了两个月,迟迟不见好转,父母就带我去安徽省立医院检查,做了很多项检查,但检查后,我每次询问病情,父母都闪烁其词,越是这样,我越是不安,其实已经预感到了,不会是普通的小病。后来我追问了好几次,父母才告诉我,诊断结果是左颌下原始外胚层肿瘤。这个名字很长,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左颌长了个肿瘤。父母一直不想告诉我,最后告诉我还是因为要做手术,瞒不住我了。”2005年7月,赵思涵在安徽省立医院进行了手术,所幸的是,手术很顺利,术后病理显示肿瘤为良性。赵思涵和父母都松了一口气,良性两个字,让他们觉得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从那个时候开始,还在读高中的赵思涵就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救治更多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回到学校后,她开始发奋学习。然而命运却又一次和赵思涵开了个玩笑,2006年1月,距离上次手术仅仅半年,赵思涵左颌又出现肿块,还是在原手术部位,父母欲哭无泪,他们一直以为良性肿瘤意味着切除之后就康复了,没想到会再次复发。但病情还在发展,当务之急是治疗,赵思涵再次住进安徽省立医院,进行了手术,手术后,标本送至上海肿瘤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左颌下原始外胚层肿瘤,和上次一模一样,这次赵思涵一家不敢再大意,听别人说放、化疗能预防转移和复发,就到105医院化疗了十几次,放疗了三十多次。“虽然被放化疗折腾的身体很虚弱,但是有了上次一的惨痛教训,我还是坚持做完了,做完放化疗,真是如释重负,心想着,终于可以彻底摆脱肿瘤的困扰了。”再次回到校园,距离高考已经很近了,赵思涵加倍努力的学习,终于在2007年的高考中被哈尔滨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了。
  
  2010年7月,赵思涵马上就要大四了,即将进入医院实习,准备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就在这时,赵思涵突然出现上腹疼痛,有了前两次的教训,赵思涵马上就到医院进行了检查,检查结果将赵思涵对未来的憧憬无情的打破——腹腔转移瘤。赵思涵的父母想不明白,一个良性的肿瘤,已经时隔5年,怎么就又转移了,而且上次手术后放疗、化疗了那么多次,怎么还是没能阻挡住转移。万般无奈,赵思涵再次进行了手术,手术后化疗六次。从此以后,赵思涵和家人都忧心忡忡,两次的转移复发让他们极度不安,总是担心再次遭遇癌魔。可命运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忧虑而怜悯他们,2011年7月,距离上次手术一年时,赵思涵因为腰部疼痛到105医院检查,检查显示全身多发转移,并且有多发骨转移。赵思涵自己也是学医的,她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多发转移已经是晚期了,不可能手术了。但看着父母疲惫又坚定的脸,她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她再次住进医院,16次伽马刀,4次全身化疗……然而在治疗期间,新的病灶还在不断出现,她只能不断化疗、放疗……2012年5月,赵思涵身体极度虚弱了,白细胞远远低于正常值,她知道必须停止放化疗。
  
  袁希福院长无限惋惜的说:“你自己也是学医的,怎么会放化疗到这种程度才知道该停了。从第二次复发就应该知道放化疗对预防复发转移没有什么效果了,如果那个时候开始试试中医药治疗,肯定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赵思涵苦笑着说:“因为学的、接触的都是西医,对中医也不了解,现在如果能让我从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现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您能帮我调理下身体,提高生活质量,尽量延长我的生存时间。我的同学都在忙着找工作,可是我不能,治病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赵思涵的话让在座的不少患者和家属都掉下眼泪,一位中年妇女说:“我女儿和她差不多大,都是母亲,听到这话太难受了。”袁院长真诚地对赵思涵一家说:“我不能保证一定会达到哪种效果,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你们也不要放弃!来我这治疗的很多都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患者,可是通过中药治疗,他们积极配合,现在带瘤生存十年、八年的都大有人在!你现在面临着两个问题,一个是你现在是全身多发转移,另一个就是因为放化疗导致的你元气不足。我给你开些药,你回去服用,应该会对补元有帮助,身体好了,带瘤生存不是问题!”
  
  听了袁院长的话,赵思涵的父母眼中萌生出希望。取完药,赵思涵的母亲小心翼翼地提在手里,这不仅仅是几付药,而是赵思涵一家沉甸甸的厚望!
  
  

在线咨询 在线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