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经营示范单位
临床安全合理用药示范基地

肿瘤健康科普公益宣传站
中医药科技创新突出贡献单位

服务热线:0371—63962677 服务投诉:0371—63326033

【学术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三联平衡疗法”治疗1806例肝癌的临证体会

发布作者:admin 时间:2021-03-30 13:13 阅读量:

  个人简介:袁希福,男,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院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学分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仲景医学研究分会委员,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科普分会常务理事。经过36年的潜心钻研和临床实践,笔者从全新的角度认识了恶性肿瘤的病机关键,提出“虚、瘀、毒”三大基本病机,并首次提出了“抗癌六大理念”及“三联平衡疗法”。据不完全统计,笔者在2011年—2017年所诊治1806例肝癌患者中,通过“三联平衡疗法”的治疗,其中绝大部分患者有不同程度的临床疗效,实现带瘤生存,部分患者出现临床治愈。

  [摘 要] 肝癌是临床中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尤其是中晚期肝癌患者,身体素质差,病情发展快,手术、放化疗等姑息治疗往往会加速身体状况的恶化;加上靶向治疗费用高昂,容易产生耐药性等等因素促使越来越多的肝癌患者倾向选择中医药治疗。笔者通过大量阅读经典著作,结合自身的临床实践,发现恶性肿瘤患者都存在“虚、瘀、毒”三大病机,治疗上须三者兼顾、平衡治疗,故而形成“三联平衡疗法”。该疗法标本兼治,攻补同施,在恶性肿瘤的治疗中常常能够取得良好的临床效果。

  [Abstract] Liver cancer is one of the common malignant tumor, especially the terminal-stage patients whose physical qualities are very poor, the palliative treatments such as surgery, radiation and chemotherapy will accelerate the deterioration of physical conditions.In addition, the high cost of targeted therapy, the drug resistance of targeted therapy and other factors can lead to the tendency that more and more patients with liver cancer will choose the TCM treatment.With a large number of clinical classics and clinical practices, I realize that patients with malignant tumors all have three major pathogenesis "the deficiency of Yuanqi, the blood stasis and the cancer poison" , then a balance treatment called "Sanlian balance therapy" forms. It can be used for the different malignant tumors , and it can often achieve good clinical results.

  [关键词] 肝癌;三联平衡疗法;虚、瘀、毒;

  [Key Word] the Liver Cancer;Sanlian Balance Therapy;the Deficiency of Yuanqi, the Blood Stasis and the Cancer Poison;

  根据最新中国癌症统计数据[1],以及2013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告[2],发现肝癌在我国发病排位第三位,死亡排位第二位,值得重视。笔者经过多年中医药治疗恶性肿瘤的临证探索与研习,形成独特的“三联平衡疗法”,现将部分临证体会介绍如下:

  1.恶性肿瘤的三大基本病机

  笔者根据大量的临床观察,绝大多数恶性肿瘤普遍存在着“虚、瘀、毒”这三方面的基本病机。《黄帝内经》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说明正气亏虚是疾病产生的根本原因。而《医学源流论·元气存亡论》明确指出人体的“正气之蓄,即为元气”。所以,我认为正气是人体之气相对于邪气时的称谓,元气才是人体最重要、最根本之气。临床中,元气的盛衰影响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元气充足则健康,元气受损则生病,元气耗尽则死亡。

  瘀,包含气滞、血瘀、经络不通。气滞包含有气机升降出入运动的失常,气机阻滞是最为常见的病理状态,常常是气滞、血瘀并存。经研究,血瘀在肿瘤患者中也普遍存在[3],贯穿肿瘤发生、发展的整个过程。近年来关于肿瘤与血瘀的研究比较多,证实了绝大多数恶性肿瘤患者多有血瘀征象。

  “毒”一词在王冰注《素问·五常政大论》提及: “夫毒者,皆五行标盛暴烈之气所为也”,可见邪气过盛,即可化毒;《金匮要略心典》曰: “毒者,邪气蕴蓄不解之谓”,意指邪气长期蓄积于体内留而不走,久而不去可化毒。

  笔者认为,一切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可以统称为“毒”,可分为外来之毒和内生之毒,两者互结可产生“癌毒”。癌毒包括癌细胞以及癌细胞所形成的肿块,造成人体脏腑、组织侵袭或破坏,以及脏腑功能失调。癌毒产生后可与内生之痰、瘀、湿等病理产物杂合,以痰湿为有形的依附,造成局部的气血失和,滞者更滞,淤者更淤,毒聚不散,恶性循环。

  总之,恶性肿瘤的病机为“虚、瘀、毒”三方面,在不同的肿瘤类型、不同体质的患者中各有偏重,由于三者轻重程度不一,故在治疗上也各有侧重。

  2.三联平衡疗法

  笔者在中医临证中提出“三联平衡疗法”。其实质就是针对“虚”、“瘀”、“毒”三大病机,统筹兼顾,采取“扶元”、“通瘀”、“排毒”三大治疗措施,有的放矢,重点用药。目的在于调节人体阴阳、气血、脏腑生理功能,使人体紊乱的内环境重新得以平衡,此时五脏六腑都处在一种和谐的状态,疾病亦趋康复。正如《黄帝内经》所云“阴平阳秘,精神乃治”。

  2.1 从“虚、瘀、毒”论治

  张景岳曾说“必当先察元气为主,而后求疾病”,“疾病之实故为可虑,而元气之虚应尤甚”。笔者亦认为肿瘤患者的虚须从元气亏虚论治,在病程的任何治疗阶段都须扶元气为先,“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扶元气亦是祛邪。而“破血逐痰”、“排毒通瘀”则为祛邪外出提供出路,达到邪去正自安的目的。唯有三者共治,才能有效地控制肿瘤,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

  2.2 从“平衡”论治

  《内经·生气通天论篇》中记载“阴平阳秘,精神乃治”,是人体最佳生命活动状态的概括,可以看成是人体内环境的一种有序的阴阳动态平衡,此时五脏六腑都处在一种和谐的状态,能够维持生命活动的正常运行。若是体内外各种致病因素破坏这种阴阳的动态平衡,使阴阳失和,那么疾病便会发生。人体正常细胞的癌变也是由于人体内外动态平衡长期失衡所致。因此,肿瘤的治疗要调整人体阴阳、气血、脏腑的功能平衡,使人体达到自然状态下的康复。

  3 典型病例验案举例

  例1:白淑采,女,60岁,2000年10月8日我院就诊。

  2000年10月初,患者于河南省人民医院确诊为“巨块型肝癌,肝内播散,腹腔积液”,因肿块过大(约16.9×17.8cm),被告知“肿块过大,不能手术,也不能放化疗治疗”。后经多方打听,患者及家属前来我处治疗。初诊时患者精神差,面色晦暗,神疲乏力明显,时有肝区时胀痛,进食后腹胀。舌暗红,舌边齿痕如“锯齿”,舌中有裂纹,苔白,脉弦。处方予石甲汤1包合扶元散50g、鳖甲20g、地龙15g、壁虎10g、蛇舌草30g、生薏仁20g、黄芪20g、木香10g、大腹皮10g、猪苓30g、莪术10g、内金15g、砂仁15g、姜黄15g、元胡20g、茯苓15g。10剂后患者腹胀、肝区疼痛明显减轻,30剂后复查肿块较前明显缩小。此后以石甲汤合扶元散为主方,不断根据病情调整配方用药,患者先后用药1年余,服药150剂。2004年4月登门回访,患者已经像正常人一样,能下地劳动;2013年再次探望患者,患者身体健康,并无任何不适,复查上腹部CT肿块大小约6.5×7cm,但肿块周围已形成钙化。2017年8月26日第三次前往当地探访,患者面色红润,精神饱满,能自己打理菜园,丝毫不似一位癌症患者。

  例2:赵克,男,89岁,2012年5月7日初诊。

  患者2011年12月无明显诱因出现肝区不舒,当地医院行B超检查未见异常,并未重视。2012年2月16日行B超检查,发现肝右叶实性肿块5.0×3.9cm,未予治疗。2012年4月29日复查B超:肝内实质性占位性病变,肝右叶大小约6.7×6.8 cm,混合性光团,内部回声不均匀,可见液性暗区;另有4.7×4.9cm大小略强回声光团。考虑:1.肝癌;2.右侧腹膜增厚,考虑转移;3.腹腔积液;4.腹主动脉内充盈缺损,血栓?5.右侧心膈角见一肿大淋巴结。2012年5月5日于河南省肿瘤医院进一步检查后,确诊为肝癌。考虑患者高龄,该 脉弦细。既往史:右上肺部分切除术后46年;心律不齐、慢性支气管炎数十年;慢性胃炎、反流性食管炎数年;血糖异常数月余。处方予石甲汤1包+扶元散40g。 服药30剂,患者便觉肝区不舒缓解,精神、体力明显好转。此后患者于2012年7月至2012年12月,坚持守方继服180剂,期间复查肿瘤有缩小,肿块大小3.5×3.2cm,同时自感一些慢性疾病也在逐渐好转,家属对治疗效果表示喜出望外。2012年12月至2013年9月患者守方间断用药145剂,复查B超,肝门部门静脉可见大小约2.4×2.0cm液性暗区,内可见紊乱血流信号,考虑肝门部门静脉囊性扩张。通过反复对比检查结果,发现病灶基本全消。同时,患者自觉记忆力较前有明显改善,思维较前更为清晰。2017年8月26日,亲探患者,已94周岁高龄,身体健康,活动自如。

  例3:王宣珂,男,40岁,2014年5月26日初诊。

  患者30岁体检时发现“乙肝”,定期复查,未予治疗。2013年5月24日于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确诊肝左内叶小肝癌,大小约2.2×2.0cm。该院建议手术,患者拒绝西医治疗,于当地服中药1年,2014年5月9日在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行彩超复查,发现原病灶增大至4.9×4.3cm;门脉癌栓形成;肝硬化,脾大,门脉高压。2014年6月27日复查甲胎蛋白(AFP)数值:>1210ug/L,原病灶继续增大至10.3×6.2cm。随后患者求诊于我处。来诊时症见:患者面色晦暗,自感肝区不舒,精神倦怠,乏力明显,舌质淡暗,苔薄润,脉缓。处方予石甲汤1包合扶元散50g,郁金10g,姜黄10g,壁虎10g,蜂房10g,黄芪30g,当归10g,白术15g,云苓15g,砂仁15g,蛇舌草20g,炒枳壳10g,水蛭6g,甘草6g。服药30剂后患者体力好转,精神改善;60剂后患者查甲胎蛋白AFP数值降至1061ug/L。90剂后复查B超,肝左叶内病灶6.2×5.8cm大小;门脉内充满实性低回声。同查AFP数值降至38.23ug/L。此时,患者自感体力、精神充沛,已经能够正常工作。此后患者坚持巩固用药,数次检查AFP数值于30-324.5ug/L间上下波动。2017年7月14日复查B超,左肝片状不均质略高回声,余未见明显异常。患者外观如常人,自觉一切都好,自己开办公司,事事亲力亲为,业务繁忙。

  按语:在“三联平衡疗法”的指导下,笔者自制石甲汤、扶元散作为治疗肝癌的基本方,同时在辨证论治的指导下,有选择地配伍其他中药。如针对肝癌有效的抗癌药如藤梨根、猫人参、壁虎、土元、鳖甲、蛇舌草、半枝莲等。若是出现肝腹水,加半边莲、马鞭草、车前子、泽泻等利水消肿,我院经验方“三泽汤”:泽漆、泽兰、泽泻,对肝腹水效果明显;若腹水大量,舌淡胖,多为阳虚水泛,加制附片,肉桂等温阳利水;若舌红,多为长期应用利尿药伤阴所致,利水与滋阴结合,但滋阴不能恋邪,另酌情加沙参、麦冬、石斛等。若是肝区刺痛,加郁金、姜黄、元胡等化瘀止痛;肝区胀痛,加香附、枳壳、八月札、乌药等行气止痛;肝区疼痛剧烈难忍,舌淡暗,加制川乌、制草乌、制南星等温经止痛。伴门脉癌栓者,加地龙、水蛭、刺五加、桃仁等化瘀消栓。肝癌肿块较大,加山慈菇、木鳖子、壁虎、鳖甲等软坚散结,但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治疗方案都须加用补益脾胃之药。总之,肝癌发展迅速、恶性程度高,并发症多,预后差,治疗应“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总之,中医药治疗恶性肿瘤,一则能够最大限度的缓解患者的痛苦症状;二来能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使患者能够基本维持正常生活、活动;三则能够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一般情况下,患者用药2-3周症状便可减轻,坚持长期治疗的肿瘤患者,生存期可达3年以上,部分甚至可以出现肿瘤消失。

  参考文献

  [1]Chen W,Zheng R,Baade PD,Zhang S,Zeng H,Bray F,Jemal A,Yu XQ,He J,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 2016 Mar-Apr;66(2):115-32

  [2]陈万青,郑荣寿,张思维等.2013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2017,26(1)

  [3]王辉,孙桂芝.肿瘤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现状[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2,19(7):106-107

医院概括

更多
袁希福

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

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是由袁氏中医第八代传人、《袁氏医方》继承人、共产党员,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学会全国委员,袁希福...【详情】

来院路线

更多

医院地址:郑州农业路70号(河南博物院对面)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郑州希福中医肿瘤医院 www.xifu120.com

备案号:豫ICP备14015119号

电话:0371-63962677 投诉电话:0371-63326033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农业路70号(河南博物院对面)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扫一扫微信公众号 一对一沟通